Banner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耳聋助听器在治疗听力损失中的作用
- 2020-10-20-

  听力损失,尤其是未确诊的听力损失,会对患者的生活质量产生深远影响。在儿童中,由于反复中耳液/感染引起的波动性听力损失会影响语言发展、选择性注意发展、交流技能和延迟中枢听觉通路的成熟。

  对于识字能力发展不好和/或在竞争性噪音中听力困难、对指令和对话保持注意力或记忆听觉信息有困难的儿童,应考虑推荐进行听觉处理评估。

  十多年前,全国实施了新生儿听力筛查,听力损失的早期识别意味着孩子可以尽早开始干预,尽早接受语言治疗,家庭可以从一开始就得到适当的建议和支持,给听力受损的婴儿一个最好的人生开始。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听力筛查排除了轻度高频听力障碍的婴儿,这些婴儿的数量将非常少,但他们的听力损失很可能是渐进性的,一旦达到学龄就会对功能产生影响。

  突发性感音神经性聋(突发性感音神经性聋)被认为是一种医学紧急情况,因为类固醇药物治疗的时间窗很短(两周)。相关症状包括眩晕、耳鸣和耳塞感,这些症状很容易误诊为咽鼓管功能障碍。

  在老年人中,老年性耳聋(老年性听力损失)是获得性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的最常见原因,并且通常缓慢进行。听力损失的程度和老年性耳聋的发病年龄往往是家族遗传的结果,所以有很强的遗传倾向。其他因素,如噪音损害、耳毒性药物和任何影响内耳血液供应的健康状况,都可能导致或促成后天性听力损失。

  有听力损失的人使用耳聋助听器的发生率很低,在我国,21%的有听力损失的工作年龄段的人使用助听器。轻度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通常对受影响的人并不明显,中度甚至严重的高频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后天性听力损失的最常见模式)也不容易自我诊断。

  听力学家经常看到病人在家人的催促下转诊,他们是由于未经处理的听力损失而导致的沟通障碍的接收端。否认可能是一个因素,但更广泛地说,一个缓慢进行的听力损失潜移默化,使其难以自我诊断。在安静的房间里进行1:1的临床或医学治疗时,轻度/中度听力损失通常不明显。

  听力损失的程度只是确定是否建议使用耳聋助听器的第一步,并非所有轻度听力损失的患者都需要使用助听器,并可能从其他辅助听力设备中获益。功能要求因人而异,有许多因素需要考虑,特别是听力损失对有效沟通、疲劳、认知功能、社会联系和就业机会的影响。

  认知障碍与痴呆:老年人未确诊的听力损失可能与认知障碍相混淆。未经控制的听力损失已被证明会增加发展为认知障碍/痴呆症的风险和认知能力下降的速度。

  现有的证据支持助听器在防止认知能力下降方面的作用,通过部分恢复交流能力,助听器可以缓冲社交和情绪上的孤独和抑郁,从而改善患者的情绪,提高他们的社交质量和数量,让他们参与认知刺激活动。

  在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听力受损患者中,在六个月的随访后,没有观察到助听器对他们认知状态的显著影响。助听器的使用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考虑,任何形式的痴呆症患者,如果以前没有戴过助听器,他们会发现在接受、佩戴和维护助听器以及第一次适应助听器扩音器时所面临的挑战都是困难的。

  根据慢性病管理计划,患者可以转诊到听力专家那里,以获得医疗保险的回扣。对于那些需要全科医生转诊给耳鼻喉科专家或神经科医生的患者,医疗保险回扣可用于听力评估-专家执业或应专家要求由独立听力专家进行评估。

  听力服务项目由家庭支持和听力分部/家庭老年护理部提供和管理,该计划为符合条件的人提供听力评估和助听器安装/维护券。符合条件的人持有养老金领取者优惠卡,或者是国防军的成员,或者是国家残疾保险计划的参与者,需要听国家残疾保险局的规划师的建议。

  沟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安装合适的耳聋助听器只是有效听力康复计划的一部分。为了确保患者能够成功地安装助听器,详细的听力损失诊断和沟通评估以及彻底的后续康复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耳聋助听器是一种精密的设备,耳道对入耳电路来说是一个不利的环境。持续的和随时可用的维护支持是必不可少的。助听器技术和编程软件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因此临床医生在微调助听器以获得个性化、最佳效果方面所需的技能大大提高。

  耳聋助听器分发器没有对最低培训水平的正式规定,因此对消费者缺乏保护。根据听力服务计划,提供者可以是没有听力或听力测试临床资质的企业主,因此不必属于任何制定行为准则的专业机构。

  助听器不能完全克服由感音神经性聋引起的知觉扭曲,它们是一种帮助,而不是治疗方法。患者及其家属应了解助听器使用的优势和局限性,以及他们对助听器的具体选择。

  很少在群体中交流的人或是在很大程度上的背景噪音可能不需要复杂和昂贵的助听器技术,技术成熟程度应与患者的沟通需求和预算相匹配。

  外观问题、操作的方便性/灵活性和听力损失的程度将影响助听器尺寸和外观的选择,如果患者无法控制助听器的复杂性或尺寸,不恰当的助听器选择可能会增加听力障碍的程度。

  声音的中央听觉处理包括潜意识选择和突出对我们很重要的声音,不重要的声音可以听到,但不能完全被感知,除非我们有意识地去注意它们,由于大多数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逐渐出现,听力损失的人会不知不觉地改变他们对“正常”听力的概念。

  在初步安装助听器后,需要重新定义患者“正常”听力的概念,并需要重新学习潜意识选择的过程,这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起初,通过助听器,不重要的声音看起来既响亮又不自然地突出。这是未准备好的患者出现助听器拒绝的主要原因,在此期间进行康复指导/支持对助听器的成功安装至关重要。鼓励患者大部分时间佩戴助听器将确保他们“正常”听力的概念得到成功重新定义。

  逐渐缓解患者对其听力损失的最佳放大水平将有助于接受放大,大多数品牌的编程软件允许在艾滋病中设置一系列适应水平,因此临床医生可以很容易地执行这项工作。

  耳聋助听器优点和局限性:竞争激烈的市场确保了助听器技术在噪声处理和与其他设备(如电视、手机等)的连接方面不断发展。

  助听器提供所需的特定频率放大水平,以补偿因听力损失而造成的音量损失,他们将自动适应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收听环境。

  内耳损伤和神经功能的改变会导致明显的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从而使言语的听力受到扭曲。助听器为患者的耳朵提供清晰、不失真的声音,但声音在通过耳朵和神经通路时会发生扭曲。这种失真降低了通过竞争噪声区分语音的能力。

  现代助听器有助于突出一种占主导地位的讲话声音,但不能完全分离出一个人想听到的声音和另一种竞争声音。此外,声音的有效定位通常会受到影响,因此,在一个无法找到说话对象的大群体中,即使使用了最佳安装的助听器,快速交流也是一项挑战。

  由于语言清晰度的降低,听力受损的人必须比听力正常的人更加集中注意力,即使在佩戴助听器的情况下也要注意听对话。这很累,注意力集中会受到疲劳、压力等的进一步影响。如果说话的人说话很快或不清楚,那么在理解谈话时会遇到额外的困难。如果听力受损的人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和他们说话,他们可能会错过谈话的开始。

  如果失真度达到放大所提供的言语辨别能力很小的程度,助听器就没有什么好处,人工耳蜗植入可能是合适的,神经对电刺激的适应过程与放大过程非常相似,尽管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总的来说,耳聋助听器在治疗听力损失中的作用不可或缺,从最初怀疑诊断到转诊和定期复查听力受损患者,全科医生和听力专家可以显著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